飯局小姐-兼職/日領/夜晚工作/酒店公關

關於部落格
歡迎到訪我的Blog喔,飯局小姐-兼職/日領/夜晚工作/酒店公關讓妳瞭解-小巴(Mr.8)在酒店的一切。※0918-506-505※即時通:a82522451※Skype:a0918883838@hotmail.com※請加我 微信 app LIne a0918506505。
  • 17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為了治好性病,我想自宮了.

23吃東西時,不要傻傻的問:你吃不吃?更不要在對方說不想吃之後就立即吃個精光。那是自私的表現。到酒店工作的內容是什麼呢?



去年2月中旬在醫院檢查發現尿道口有一針尖大小的尖尖,當時做了激光打掉了(做時不太痛,只有一點刺痛感),幾天後傷口很快好了,但是一個星期後,原來長尖尖的旁邊一點又長了一個小針尖,又用激光打掉了,過了十幾天,又復發了,又打掉了,然後又長了,這樣,一步步慢慢就到了尿道口里了(要用手扒開才能看見),反反覆覆大概七八次,每復發一次,人的精神就崩潰一次,就像跌入無底的深淵,其間幾欲自殺。

一個半月前到中山三院檢查(以前一直是在省人民醫院看的),包皮上有兩粒,尿道口也有,我很害怕尿道里面有,就讓醫生仔細檢查了,很不幸的是,醫生說尿道里面也有,大概1cm左右,然後醫生就給尿道里面做了微波,尿道口的作了激光,然後尿道就爛了一個月左右(微波效果與微波爐是一樣的,將正常的肌肉組織燒壞燙傷,想想一塊肉放在微波爐里,很快就熟了),

每天必須不停的喝水,以保證半小時尿一次,不然尿道就會長在一起,粘連,尿不出來,一用力,就會出血,有一次晚上尿道粘住了,尿時用了力,當時沒注意,第二天才發現被子上內褲上有好多血,另一次白天尿了,當時沒出血,事後發出內褲上全是血,把外面的褲子都染紅了。這樣晚上不基本上不能睡覺,因為只要幾個小時不排尿,尿道就會長住。這樣持續了一個月,終於尿道不再爛了,不粘連出血了,我松了一口氣。但僅過了一個星期,我就發現尿道里面又有了,很明顯,綠豆大小,小地毯狀的尖尖,得用力扒開尿道才可以看見。沒有親身經歷的人無法體會我的絕望與痛苦,這已經是第八次復發了,才幾個月的時間。

我基本上查遍了網上所有的資料,結果以失望告終,這個病當前沒有特效藥,基本上可以說無藥可治,當前醫學對此唯一的辦法是做激光,復發了再作,做了再長,再激光。因為以前每個星期都去看醫生,起碼也有快二十次了,醫生也熟了,跟我說,這個病,沒有有效的藥物,只能靠自身的抵抗力。

幾個月以來基本上沒有睡好過一個覺,沒有開心過一天,非常想自殺,但是想到我死了,我媽可能也不會活了,我的家庭可能因此而崩潰,我是一個孝順的人,父母在農村,把我養大,供我上大學,實在太不容易了,每每想到他們吃的苦受的罪,我都想哭!因此我一直在苦撐著,在煎熬,我不能跟任何人講,一旦公司有人知道了,他們看我的眼光會讓我有立馬從樓頂跳下的勇氣的。

沒有人能容忍一個有性病的人在他們周圍,每個人的臉上的表情除了鄙視就是躲避,還可以看見兩個字,活該!誰都知道這個病是怎麼來的,人們可以接受一個艾滋病人生活在他們周圍,同情寬容,卻絕對不會對一個性病患者有半點的同情。

人們除了溫疫一樣的躲開你以外,另外一件事就是在你的背後議論,好久沒有熱門話題了,大家都渴望一件隱私被曝光,這件事足以讓大家在幾年的時間里都會很興奮的,在任何場合都不會例外的加上兩個字,活該!

是啊,活該!人們都普遍的認為得了性病不僅是活該,簡直是該死,比任何罪惡都要嚴重,應該接受最重的處罰。有時,我情愿自己是得了癌癥,而不是這個病,因為它讓你無當對任何人啟齒,只能永遠一個人承受。路遙說過,一個人的路很長,也有一些岔路,一旦走錯了,就永遠也回不了頭。說得對極了,從06年的10月就注定了我上了不歸路。我在06年的5月與07年的1月見過幾個網友,從始至終都在用TT,還是不幸中招了。醫生說,這種病毒非常微小,可以穿過TT人眼看不到的細小裂隙,手上也會帶有病毒,KJ也會傳染。

3月28日,我去省人民醫院作激光,我不敢再作微波了,不是怕痛(其實到了這個份上了,皮肉之痛又重算得了什麼呢,精神上的痛苦才是最苦的),上次微波後尿道爛了一個月,其間人遭的簡直不是罪。其實激光也難作,因為是在尿道里面,得用小棉簽用力的扒開尿道,然後用激光槍燒灼,雖然打了麻醉,但是還是很痛。手術的時候我的眼淚流了出來,我想肯定不是因為痛的緣故。現在手術結束已經六天了,尿道每隔一段時間就會粘在一起,因此我必須不停的喝水,不停的尿,噩夢般的經歷又開始了,這次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正常的尿一次,我想肯定至少得兩個星期吧!然後呢,是不是又復發了,又在尿道里面呢,這一切,我都不敢想像!

我是在廣東省人民醫院看的,也是廣東最大的醫院了,其實這個病,哪里的大醫院都一樣,都沒有辦法。當前醫學對尖尖都沒有辦法,我想去了協和肯定也是做激光,也是會反覆復發的!不是一次或幾次能治好的,現在我也沒有條件隔段時間就去北京一趟,一個是錢的問題,另一個是不可能隔段時間就請假,而且一請就是好多天!以前我每個星期都要請假,因為太多了,領導已經對我有很大意見了,已經給我臉色看了,再請的話就會趕我走了。一旦失業,我就更沒錢治了,唉。現在,辦公室里已經有不少人用另一種眼光看我了,因為以前請假太多,別人可能已經懷疑我得的是性病了。這樣的生活實在是太痛苦了,我一直在苦撐著,不知何時才是盡頭!

我打過一個月的白介素,太貴了,花了近七千塊,每支白介素200元,再加上卡介菌幾十塊,每天的費用近250元。因為收入有限,實在打不起,只打了一個月就沒有打了。然後打卡介菌,每天的費用也要好幾十塊,一直在打卡介菌,但是還是不停地復發,不停地作激光,現在復發到了尿道里面了,非常的難辦!到現在為了尖尖,已經花了近一萬塊了,尖尖絲毫沒有好轉的趨勢。反而像野草一樣瘋長,我極其痛苦,渴望解脫。

這個尿道內的尖尖確實弄得我很痛苦。我是農村長大的孩子,吃過很多苦,當年在學校考研的時候,在教室里從早到晚,每天從早上8點出來晚上十點半回去,每天學習十幾個小時,也不覺得一點苦。後來考上了,但是因為家里沒有錢,我上大學的學費還是助學貸款的,而且弟弟也要上學,沒有辦法,就放棄了。準備工作了,攢到了學費再考,剛剛攢到了兩萬塊錢,卻得了這個病。

我確實害怕了這個尖尖。要長長在外面也行啊,長在里面確實是沒有什麼辦法。

癥狀就是生殖部位長東西,會越長越大,長在尿道里,影響排尿,長大以後,會將尿道完全堵死,只有切開手術,但是會反覆復發

我現在明白了一個大道理,一個人如果沒有疾病的折磨,能夠過上一種平凡的普通的正常的人的生活,就是最大的幸福!人不應該要求太多

去皮科,那里倒是有激光,但是沒有尿道鏡,沒法看到里面。去泌外,那里有尿道鏡,卻沒有激光。醫生態度非常差,都不愿接這個燙手的活,都想往外推,檢查看一眼都像是怕被傳染了似的,避之如瘟疫。一個醫生是這樣,另一個也是這樣,再換一個還是這樣。我的病情還沒講到一半,就被打斷了,掛泌外專科是這樣,掛專家更是如此,要知道門外什麼時候總是等著幾十號人在候診呢。專家告訴我,我的病人還很多,不能為你一個人耽誤這麼長的時間(其實也就幾分鐘吧),然後就直接叫下一個病人了。

一個泌外的醫生告訴我,要做尿道鏡得住院,做完了得插導尿管(一直插到膀胱里去)一段時間。他看了我的尿道口說,尿道鏡根本沒法插進去,得切兩個口子,因為尿道只有筆芯那麼粗,尿道鏡卻有筆那麼粗,得很用力的插進去,會將尿道壁撐裂,尿道粘膜將受到很大的傷害。只能這樣擴張尿道,而且,傷口好了還會收縮的。

他說泌外科沒有激光,只有電離子燒灼,說費用大概要三四千。我問能不能擴開尿道後,用皮膚科的激光來燒灼疤痕及可能會發現的尖尖,他很鄙夷的對我說,你以為醫院是你們家的,為你一個人去把皮膚科的激光器扛下來呀,除非你是院長親戚。我又小心的懇求地問,能不能協調一下皮膚科,請皮膚科的醫生會診一下,他彷佛受了侮辱似的,你想去皮膚科到我這里來干嘛,我還想將桃花醫生的意見委婉的講一下,他根本不讓我往下說,就打斷了,說你要是在我們科治,就按我說的來辦,要不,你去找那個給你意見的網上醫生給你去治好了。我說,一次費用就三四千我承受不了,他說你自己考慮,我也沒有辦法。

現在的痛苦中,尖尖可能占40%吧,另外的60%是前列腺炎,尖尖是手術前心理受罪,手術後身體受罪,而前列腺則是天天都受罪,每天下腹都痛,脹難受,尿灼熱,尿頻,最主要是肛門及周周圍痛,不能坐,坐一會就痛,脹,發熱。在辦公室里就強忍著,回到家就站著,蹲著,要麼就是跪在椅子上打字。如果上帝對我說,前列腺炎與尖尖你只能選一樣好,那我選前列腺炎好,因為這個比尖尖受罪。對於尖尖,實在沒有辦法了,大不了我去醫院切掉小DD,無非是沒有性生活,沒有婚姻,與健康的生活相比,性與婚姻能算得了什麼呢?因為我還可以運動,打球,旅游,看電視,吃水果,上網,睡懶覺,看書,聽音樂,可以做紅燒肉,可以繼續學習,或許還可以成為一個律師,甚至可以領養一個孩子。

親愛的朋友們,我想告訴大家:與一切相比生命是最重要的,在生命中健康是最重要的。

有一個年輕的女孩,我基本上每次都看見她,從她的臉上我就看見了自己的臉。我知道她得的也是什麼病,因為每次都跟著護士進入治療室,護士都戴著藍色的眼鏡,肯定是因為尖尖做激光無疑了,碰到她的頻率如此的多,我估計她的情況也不樂觀,肯定也是多次復發。每次想跟她打一下招呼,總是開不了口。她的目光也只是在我的臉上掃一下迅速的滑開了,顯然她不愿意讓別人看到她的眼睛,因為它會告訴人一切。前幾天,我又碰見她了,她在門外等了很久,我實在是忍不住了,走到她的身邊,我只是想告訴她我得的也是這個,想與她說說話,可是怎麼也開不了口,我問,你是在等**醫生嗎(因為我們看的是同一個醫生,每次),我不敢問得太直接,怕傷到了她(盡管我很小聲,不會有別人聽到),女孩突然像受了驚嚇,然後眼圈立馬就紅了,我真怕她會哭出來,趕緊走開了。我知道她也是受了太多的苦,心里有滿肚子的話,把自己包裹的緊緊的,拚命擰得死死的,一旦稍稍松動一點或是開一點口,就會洶涌而出,不可抑止。真希望她能有地方訴說,能有一個人,可以對著大哭一場,哪怕是在網上。想起來,我覺得我很幸運,因為有如此多的好心人,他們關注我鼓勵我,甚至有網友花上整個晚上,聽我訴說,與我談心,我永遠感激這些好心的人,祝他們永遠平安健康快樂

我當時也慘,到了激光室里,一個人脫下褲子,叉開兩條腿,還用手扶著DD,兩個護士,用小棉簽使勁撐開尿道,要知道,男人的尿道能有多粗呀,正常的也就一根筆芯那麼粗,何況我在尿道口燒灼過幾次,尿道口都長在一起了,尿時都是一根細線,沖力很大,一個醫生就用激光槍對著尿道口一頓燒,棉簽一撐就出血了,哪里還看得見哪里是尖尖,哪里不是呀,反正我估計就憑第一眼看到的位置,大概著燒吧。我眼淚就流出來了,也不知道是不是痛的,還是絕望的,嘴里還讓醫生多燒一會,最好把那一片全燒一遍。下了手術臺,趕緊就給醫生和護士鞠一個躬,然後坐地鐵趕回公司,裝著若無其事一樣,與別人一樣工作!拚命的喝水,以但不停的尿,以免尿道粘連,長在一起!還買了紅霉素膏,帶一包棉,躲在廁所里用棉簽粘點藥膏,捅到尿道里大概幾個厘米的地方,轉動,以潤滑,以免尿道長在一起,,一想起來,渾身的毛都豎起來了。晚上沒法睡,得不停地喝水,一般一個小時起來尿一次,尿完趕緊用棉簽再捅一遍,再使勁的喝足水,趕緊再躲下,一個晚上這樣要七八次。這樣的日子不知過了多長時間,反正白天還要像正常人一樣去上班,路都走不動,一回家,自己做點飯強迫吃下後,就去睡。第二天再接著這樣,第三天,第四天,我也不知道過了多少天了。在醫院里遇到幾個病友,他們有人根本沒有不潔性史,也染上了病,醫生說去桑拿,那里的浴巾,澡巾,澡池里也會有病毒,還有游泳租的游泳褲,等等,公共廁所的坐便器也沾有病毒。希望大家注意衛生,以我為戒。一個人如果沒有疾病的折磨,能夠過上一種平凡的普通的正常的人的生活,就是最大的幸福!人不應該要求太多。

太可怕了,當一個男人想割掉自己的JJ,他得多麼絕望啊。各位狼友在外面玩一定要注意,帶套,仔細看看bb,不行別做,生命最重要。
有晚上的工作是現領薪水的嗎?第三、當蘋果成為街機的時候,三星已經傲視天下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